推广 热搜: 土工布  单机除尘器  滚筒输送机  90转角行星减速机  包装机  主题公园  锯床  滚筒线  齿轮减速机  PL单机除尘器 

一坐一躺的两人都各怀着不同的心思。良久后尉迟骁悻悻叹了口气

   日期:2021-03-1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那是他临死前一年发生的事了。有门派进献了尉迟世家一盆罕见的碧绿桃花,仙盟盟主应恺听说后非常感兴趣,便将他和徐霜策邀来共赏
 那是他临死前一年发生的事了。有门派进献了尉迟世家一盆罕见的碧绿桃花,仙盟盟主应恺听说后非常感兴趣,便将他和徐霜策邀来共赏,其实是想借这个由头为两人说合。那时他们的矛盾还不那么尖锐——至少在旁人眼里还不那么尖锐,应恺便借此机会,苦口婆心地劝两人化干戈为玉帛,说你们又不是真有血海深仇,何必成天与彼此针锋相对,让众家门派看笑话呢?
  宫惟对应恺的老调重弹不感兴趣,但对碧玉桃花很是垂涎欲滴。他从小就喜欢吃花,应恺在教养他的过程中几经训诫,直到长大才勉强改了一些,但没人的时候他经常偷偷吃。剑宗尉迟锐早把这个狐朋狗党看穿了,便说碧玉桃花百年难遇,谁敢偷吃我就弄死谁。谁想侍女前来上个茶的功夫,满盆桃花突然消失不见,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杈。尉迟锐刚拍桌暴起要把宫惟抓起来弄死,便只听“咚!”一声响,端坐在不远处的徐霜策重重放下了茶杯。
  那白瓷盅里不知何时飘了好几朵娇艳欲滴的碧桃花,其中一朵已经顺着茶水被他喝进了口,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干的。
  周围安静得一根针掉在地上都清清楚楚。只见徐霜策那双锋利黑沉的眼睛盯着宫惟,许久咽喉一动,将噙在齿间的桃花生生咽下了,然后起身拂袖而去。
  那天尉迟锐提着剑把宫惟追打出了二里地。
  
  所谓的化干戈为玉帛自然是成了泡影。从那次起,以沧阳宗为首的北方各大名门联合一致,在仙盟中处处针对宫院长,各种摩擦日益白热化,最终酿成了太乙二十八年初升仙台上的惨剧。
  
  尉迟骁沉默良久,不知想起了什么,叹了口气:“世上再也没有桃花了。”
  宫惟没反应过来:“什么?”
  “宫院长临死前,天下桃花一瞬盛放,隔日转而又谢,此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开过一株桃花,距今已经十六年了。”尉迟骁说着轻蔑地瞟了他一眼:“知道曾经有种水果叫桃子么?呵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宫惟愕然瞪着房梁,心说什么,全天下桃树都不开花了?难道天人感应是真的?连老天都觉得该死的是徐霜策而不是我?啊怪不得这一路集市见人卖的都是李子跟枇杷……这么乱七八糟地想了一圈之后,他突然又意识到什么:
  “不对呀尉迟少侠,那徐——那我们徐宗主门前开的是什么?你在那还差点儿捅了我一剑呢。”
  尉迟骁:“我没有捅你一剑!求求你别在云飞跟前添油加醋了!那是这世上最后的桃花林,不分四季,一年到头都开着!”
  
  宫惟突然怔住了,心头猛地一颤。
  花开四季不败,必然是有灵力维持,且终年到头不断。
  他本来还以为徐霜策会在自己死后把那片桃林给铲了。
  
  窗外夜风徐徐,屋内却安静无声,一坐一躺的两人都各怀着不同的心思。良久后尉迟骁悻悻叹了口气,满是不赞同的神情:
  “传说是因为宫院长死后,徐宗主在此林中戮尸,鲜血渗入桃花而成。唉,一代仙尊,何至于此啊。”
  宫惟: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  
  宫惟费力地扭过头,幽幽盯着尉迟骁:“你家剑宗把沧阳山石碑劈成粉的事能再说说吗?我突然好想听细节啊。”
  
  尉迟骁立马自上而下瞪过来,一脸劈都劈了你奈我何的表情,刚想说你个外门弟子还想替徐宗主出气不成,突然屋子里的烛火无端晃了两下。
  尉迟骁动作如电,一指遥遥定住火苗,此时榻上的宫惟却突然神情一变:“别动。”
  这两字如击金断玉,与他平时口吻迥异,尉迟骁眉锋顿时压紧了:“怎么?”
  “……”
  宫惟的视线越过他肩头,眉头一点点皱紧,轻声说:“你背后好像有人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