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土工布  单机除尘器  滚筒输送机  90转角行星减速机  包装机  主题公园  锯床  滚筒线  齿轮减速机  PL单机除尘器 

撕下半朵雪白的兰花慢条斯理地吃了,微笑道:“王爷,我累了

   日期:2021-03-1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尉迟骁说:在下告诉过王爷,邪祟初次害人之地血气最重,亦是最有可能再次引它出来的地方,王爷心里是明白的对吧?  临江王说:
 尉迟骁说:“在下告诉过王爷,邪祟初次害人之地血气最重,亦是最有可能再次引它出来的地方,王爷心里是明白的对吧?”
  临江王说:“明白明白,本王今晚就麻溜地带全家女眷移居别庄,仙师要不要先去其他死人的地方看看?”
  尉迟骁那火气眼见是要压不住了:“除邪祟务必一击即中,最忌拖泥带水,否则一旦化魔遗患百年,王爷不用我再多解释了对吧?”
  临江王亲手倒了一盅茶:“仙师真是见多识广,来,喝茶,要不待会咱们先去其他死过人的——”
  “王爷,”宫惟笑吟吟道。
  他的声音又轻又和气,像是一片在耳边徘徊不去的梦。
  满屋子的喧杂仿佛同时静了一静,只见宫惟从那盆白鹭兰前回过头,穿过周遭众人,温柔地望向临江王。
  “王爷养得好兰花。我饿了,可以送给我吃吗?”
  
  ——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右眼瞳深处掠过一丝绯红,像是初春桃花飘下枝头,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周围所有人都呆呆看着宫惟,表情都好像凝固住了,仿佛过了很久,才听见轻轻的吸气从四面八方响起来。
  “……吃……吃什么?”临江王好似坠入了某个飘忽的梦中,直勾勾看着宫惟的眼睛,下意识喃喃地重复:“可以……可以吃吗?”
  宫惟说:“可以的呀。” 他摘下那朵白鹭兰,撕下半朵雪白的兰花慢条斯理地吃了,微笑道:“王爷,我累了,今晚想睡你家死过人的那间屋子,可以吗?”
  临江王眼错不眨盯着他,连移都移不开,结结巴巴地连声:“好……好,本王带你去,这就……这就带你们去。”
  宫惟眉眼一弯。
  那笑容即便在向小园脸上出现都毫不违和,他就这么笑嘻嘻吃了剩下半朵花,说:“那有劳王爷啦。”
  
  临江王一路上都没能把视线从“向小园”身上移开,他亲自将诸位名门修士领进当初花魁投缳的院子,再三攀谈,殷勤不已,直到天色完全黑沉下来,尉迟骁不得不出声赶人,这位年轻王爷才如梦初醒,依依不舍地告辞了。
  尉迟骁挥手令门生退出房间,然后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是:
  “你刚才是不是对他用了精魅之术?”
  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